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一个连队的特区印记

发布日期:2022-01-22 23:54   来源:未知   阅读:

  这里是深圳。武警广东总队深圳支队执勤一中队,就安静地驻扎在这座繁华的现代都市。

  40多年风云变幻,深圳为中国敞开了面向世界的窗口。它的巨变,浓缩了华夏大地最为波澜壮阔的时代变迁。在中国的指引下,这座城市勇立改革开放的潮头,开启了一段改变中国、影响世界的航程。

  40多年峥嵘岁月,执勤一中队官兵笔直矗立的身影未曾更改。这支部队守在“拓荒牛”旁,守在“霓虹灯下”,护卫着这座辉煌的城市,守护着这个伟大的时代。中队一代代官兵用热血青春,书写着属于他们的时代故事。

  列兵肖勇瞪大眼睛瞅着面前的营房——斑驳的墙壁、逼仄的走廊、裹着铁皮的晒衣场。指导员李昕阳告诉他:“这就是中队,你们到家了。”

  就像被泼了一盆冷水,肖勇整个人都凉透了。几分钟前,新兵们还在大巴车上遐想着营区的环境:肯定有米黄色的地毯、柔软的席梦思床垫,说不定还有……毕竟那可是深圳特区啊!

  在特区当兵的生活并没有想象中潇洒。几次考核下来,肖勇的杠端臂屈伸和3000米成绩都是中队垫底。他的情绪渐渐消沉,训练能躲就躲,公差能溜就溜。

  班长简华业看着肖勇的状态,心里着急。为了不让肖勇掉队,每次整理荣誉室,他都特意把肖勇带在身边。

  改革开放之初,深圳是创业的天堂。1992年,全国各地人群涌向深圳,连夜排队购买上市公司股票。

  8月10日,由于发行量有限,部分未买到股票的人群情绪躁动,场面一度陷入混乱。危急时刻,中队官兵组成了一道橄榄绿人墙。一名战士的衣袖被人群拽掉,于是便留下了这件意义深刻的迷彩服。

  “面对潮水般的人群,中队官兵仍然保持冷静,以铁一般的作风纪律完成了任务。”每讲到这,简华业的眼里都充满骄傲。

  2019年,新中国成立70周年,深圳市政府决定隆重举行升旗仪式。肖勇主动报了名,他想“到时候发个微信朋友圈,也让朋友们‘馋一馋’”。

  虽已入秋,南方海滨之城的暑热却丝毫未减。穿着厚厚的礼宾服,汗珠一串串地从鼻梁流入衣领间,肖勇整个人像是泡在水里。

  “要不打报告退出吧。”歇息时,肖勇不止一次地产生这个念头:为了发个微信朋友圈,用得着这么遭罪吗?

  新排长王坤为了担负好升旗手的职责,甩哑铃甩到手抽筋;上等兵王澍因身高落选,抱着被子哭得跟泪人一样……

  白天的这些画面,熄灯后总是在肖勇脑海里浮现:“大家都吃一样的饭,为什么他们这么拼命?”

  慢慢地,战友们发现肖勇像是变了个人。除了认真参加队列训练外,他在哨位上态度明显端正了许多。

  有同年兵问他:“你最近变化怎么这样大?”肖勇郑重地说:“是你们改变了我。”

  升旗那天,阳光从东边缓缓拂来,掠过苍茫的大海,给五星红旗镀上一层瑰丽的霞光。

  凝视国旗,肖勇眼里泛起泪花:27年前,在人潮面前,前辈携手组成人墙,是为了心中的使命;如今,在国旗面前,官兵们依旧挺拔如松,守护盛世。而自己,也向着党指引的方向成长,成为这支英雄连队的一员。

  回到中队,肖勇第一时间走进荣誉室。阳光洒落,那件迷彩服像是披上一层金纱。肖勇对着它,庄严地敬了个礼。

  这牛埋头弓背,四蹄后蹬,拔起身后的树根。自落地开始,这座雕塑便成为深圳的标志。

  指导员李昕阳说,每逢新兵下连、主官交接、老兵退伍等重大时刻,中队都会组织官兵到雕塑前瞻仰。

  建队42年来,中队从来没出现过重大安全事故。42年的安全纪录,在谁手里中断都无法向组织交代。

  李昕阳背上了很大的思想包袱,就连战士出门倒垃圾时间长了,都会怀疑他们是不是出去乱跑。

  看着种种自缚手脚的监管措施,李昕阳有时也觉得矫枉过正。“一旦取消,安全的底还能不能兜住?”他感到迷茫。

  一次偶然的机会,李昕阳在“拓荒牛”雕塑前驻足。绿树婆娑,花香缭绕,阳光穿过椰叶空隙,在地上铺洒出一片斑驳的光影。

  1992年1月,南巡视察深圳,在肯定特区的发展成就之余,也对当时困扰人们的“特区姓‘社’还姓‘资’”问题做出了回答。小平同志曾说:改革开放胆子要大一些……看准了的,就大胆地试,大胆地闯。

  如何赶上时代、引领时代?中国人用伟大的实践为这个国家找准了道路和方向。

  重温这段历史,李昕阳忍不住反思:消极保安全到底图什么?究竟是为了战斗力,还是为了个人成长进步?

  遵循人的初心,遵从军人的使命,这份信念终究战胜了所有顾虑。李昕阳下定决心——改!

  很快,“休假人员上报活动轨迹”“谁冒泡就操练谁”等土政策土办法渐渐被取消,官兵们纷纷拍手叫好。

  由于各种历史原因和现实困难,中队在训练上一直存在弱项。李昕阳多次把“补齐短板”这一议题提到支委会上,却遇到了不小的阻力:

  “训练搞严了,会不会影响执勤站哨?”“我们执勤单位,没必要把训练搞得那么严吧?”……

  面对大家的质疑,李昕阳再次带着官兵们来到雕塑前,回顾29年前那个影响了全中国的“春天的故事”。

  带回的时候,夕阳悄然西沉,洒下火焰般的晚霞。官兵们排着整齐的队列,洪亮的口号声传遍整个街道。

  经过一个上坡时,李昕阳突然意识到:虽然比平时费力,但他们的每一步都是向上的。

  2017年底,因编制体制调整,深圳支队成立了许多新单位,要从老牌中队抽调骨干前往组建。

  执勤一中队的支委会上,支委们一致决定:“选最强的兵!要拥护改革,让他们像蒲公英的种子,落地就能开花,到位就能形成战斗力!”

  离别时分,天上飘着蒙蒙细雨,朝夕相处的战友提着行李箱含泪离开。中队12位正副班长,一下走了9个。

  1979年4月,中共中央工作会议召开,广东省委提议在深圳等地兴办出口加工区,同志欣然同意,并指出:“中央没有钱,可以给些政策,你们自己去搞,杀出一条血路来。”

  “靠自己本事,杀出一条血路来。”学习特区开拓创新精神,陈畅带着大家从最基础的管理抓起。他自己卷起被褥搬进班排,和战士们住到了一起。

  评比不量化,管理不规范,一直是中队的老问题。调整改革后,陈畅和支委商议决定:既然上级还没形成规范,不妨自己蹚一条管理“新路”。

  为此,中队开创了“红星战士积分榜”制度,整理出厚厚一沓试行手册:站哨形象良好,受到上级表扬,加10分;帮助生病战友站哨,加20分;主动要求出公差,加10分……

  2020年初,新冠疫情来袭,中队受领任务搬运防疫物资。厚厚的防护服让许多官兵热得透不过气来。陈畅集合队伍,郑重宣布:“谁搬运一趟,积10分,最后我们比一比,谁干得多,谁干得少!”官兵们的热情被调动起来,争先恐后搬运物资……

  最终,任务提前完成,官兵们聚在一起盘点成绩。看着官兵们相互不服输的眼神,陈畅满心欢喜。

  夜深雨寒,查哨的路有点远,陈畅披好雨衣,塞紧裤腿,大步往前走去。浓密的雨雾中,市委楼前那尊“拓荒牛”筋骨硬朗,金色的皮肤在雨水洗刷下闪闪发亮。

  在过去的40多年里,“中国号”这艘巨轮,冲破了思想禁区,挺住了,在越来越广阔的海域上扬帆起航。



上一篇:打卡工业遗存丨这里藏着一座抗战“兵器库” 下一篇:日系和德系大比拼 皇冠陆放和奥迪Q5L、途观L你选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