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武警广东总队深圳支队执勤一中队:一个连队的特区印记

发布日期:2021-12-30 06:53   来源:未知   阅读:

  这里是深圳。武警广东总队深圳支队执勤一中队,就安静地驻扎在这座繁华的现代都市。

  40多年风云变幻,深圳为中国敞开了面向世界的窗口。它的巨变,浓缩了华夏大地最为波澜壮阔的时代变迁。在中国的指引下,这座城市勇立改革开放的潮头,开启了一段改变中国、影响世界的航程。

  40多年峥嵘岁月,执勤一中队官兵笔直矗立的身影未曾更改。这支部队守在“拓荒牛”旁,守在“霓虹灯下”,护卫着这座辉煌的城市,守护着这个伟大的时代。中队一代代官兵用热血青春,书写着属于他们的时代故事。

  列兵肖勇瞪大眼睛瞅着面前的营房——斑驳的墙壁、逼仄的走廊、裹着铁皮的晒衣场。指导员李昕阳告诉他:“这就是中队,你们到家了。”

  就像被泼了一盆冷水,肖勇整个人都凉透了。几分钟前,新兵们还在大巴车上遐想着营区的环境:肯定有米黄色的地毯、柔软的席梦思床垫,说不定还有……毕竟那可是深圳特区啊!

  在特区当兵的生活并没有想象中潇洒。几次考核下来,肖勇的杠端臂屈伸和3000米成绩都是中队垫底。他的情绪渐渐消沉,训练能躲就躲,公差能溜就溜。

  班长简华业看着肖勇的状态,心里着急。为了不让肖勇掉队,每次整理荣誉室,他都特意把肖勇带在身边。

  改革开放之初,深圳是创业的天堂。1992年,全国各地人群涌向深圳,连夜排队购买上市公司股票。

  8月10日,由于发行量有限,部分未买到股票的人群情绪躁动,场面一度陷入混乱。危急时刻,中队官兵组成了一道橄榄绿人墙。一名战士的衣袖被人群拽掉,于是便留下了这件意义深刻的迷彩服。

  “面对潮水般的人群,中队官兵仍然保持冷静,以铁一般的作风纪律完成了任务。”每讲到这,简华业的眼里都充满骄傲。

  2019年,新中国成立70周年,深圳市政府决定隆重举行升旗仪式。肖勇主动报了名,他想“到时候发个微信朋友圈,也让朋友们‘馋一馋’”。

  虽已入秋,南方海滨之城的暑热却丝毫未减。穿着厚厚的礼宾服,汗珠一串串地从鼻梁流入衣领间,肖勇整个人像是泡在水里。

  “要不打报告退出吧。”歇息时,肖勇不止一次地产生这个念头:为了发个微信朋友圈,用得着这么遭罪吗?

  新排长王坤为了担负好升旗手的职责,甩哑铃甩到手抽筋;上等兵王澍因身高落选,抱着被子哭得跟泪人一样……

  白天的这些画面,熄灯后总是在肖勇脑海里浮现:“大家都吃一样的饭,为什么他们这么拼命?”

  慢慢地,战友们发现肖勇像是变了个人。除了认真参加队列训练外,他在哨位上态度明显端正了许多。

  有同年兵问他:“你最近变化怎么这样大?”肖勇郑重地说:“是你们改变了我。”

  升旗那天,阳光从东边缓缓拂来,掠过苍茫的大海,给五星红旗镀上一层瑰丽的霞光。

  凝视国旗,肖勇眼里泛起泪花:27年前,在人潮面前,前辈携手组成人墙,是为了心中的使命;如今,在国旗面前,官兵们依旧挺拔如松,守护盛世。而自己,也向着党指引的方向成长,成为这支英雄连队的一员。

  回到中队,肖勇第一时间走进荣誉室。阳光洒落,那件迷彩服像是披上一层金纱。肖勇对着它,庄严地敬了个礼。

  这牛埋头弓背,四蹄后蹬,拔起身后的树根。自落地开始,这座雕塑便成为深圳的标志。

  指导员李昕阳说,每逢新兵下连、主官交接、老兵退伍等重大时刻,中队都会组织官兵到雕塑前瞻仰。

  建队42年来,中队从来没出现过重大安全事故。42年的安全纪录,在谁手里中断都无法向组织交代。

  李昕阳背上了很大的思想包袱,就连战士出门倒垃圾时间长了,都会怀疑他们是不是出去乱跑。

  看着种种自缚手脚的监管措施,李昕阳有时也觉得矫枉过正。“一旦取消,安全的底还能不能兜住?”他感到迷茫。

  一次偶然的机会,李昕阳在“拓荒牛”雕塑前驻足。绿树婆娑,花香缭绕,阳光穿过椰叶空隙,在地上铺洒出一片斑驳的光影。

  1992年1月,南巡视察深圳,在肯定特区的发展成就之余,也对当时困扰人们的“特区姓‘社’还姓‘资’”问题做出了回答。小平同志曾说:改革开放胆子要大一些……看准了的,就大胆地试,大胆地闯。

  如何赶上时代、引领时代?中国人用伟大的实践为这个国家找准了道路和方向。

  重温这段历史,李昕阳忍不住反思:消极保安全到底图什么?究竟是为了战斗力,还是为了个人成长进步?

  遵循人的初心,遵从军人的使命,这份信念终究战胜了所有顾虑。李昕阳下定决心——改!

  很快,“休假人员上报活动轨迹”“谁冒泡就操练谁”等土政策土办法渐渐被取消,官兵们纷纷拍手叫好。

  由于各种历史原因和现实困难,中队在训练上一直存在弱项。李昕阳多次把“补齐短板”这一议题提到支委会上,却遇到了不小的阻力:

  “训练搞严了,会不会影响执勤站哨?”“我们执勤单位,没必要把训练搞得那么严吧?”……

  面对大家的质疑,李昕阳再次带着官兵们来到雕塑前,回顾29年前那个影响了全中国的“春天的故事”。

  带回的时候,夕阳悄然西沉,洒下火焰般的晚霞。官兵们排着整齐的队列,洪亮的口号声传遍整个街道。

  经过一个上坡时,李昕阳突然意识到:虽然比平时费力,但他们的每一步都是向上的。

  2017年底,因编制体制调整,深圳支队成立了许多新单位,要从老牌中队抽调骨干前往组建。

  执勤一中队的支委会上,支委们一致决定:“选最强的兵!要拥护改革,让他们像蒲公英的种子,落地就能开花,到位就能形成战斗力!”

  离别时分,天上飘着蒙蒙细雨,朝夕相处的战友提着行李箱含泪离开。中队12位正副班长,一下走了9个。

  1979年4月,中共中央工作会议召开,广东省委提议在深圳等地兴办出口加工区,同志欣然同意,并指出:“中央没有钱,可以给些政策,你们自己去搞,杀出一条血路来。”

  “靠自己本事,杀出一条血路来。”学习特区开拓创新精神,陈畅带着大家从最基础的管理抓起。他自己卷起被褥搬进班排,和战士们住到了一起。

  评比不量化,管理不规范,一直是中队的老问题。调整改革后,陈畅和支委商议决定:既然上级还没形成规范,不妨自己蹚一条管理“新路”。

  为此,中队开创了“红星战士积分榜”制度,整理出厚厚一沓试行手册:站哨形象良好,受到上级表扬,加10分;帮助生病战友站哨,加20分;主动要求出公差,加10分……

  2020年初,新冠疫情来袭,中队受领任务搬运防疫物资。厚厚的防护服让许多官兵热得透不过气来。陈畅集合队伍,郑重宣布:“谁搬运一趟,积10分,最后我们比一比,谁干得多,谁干得少!”官兵们的热情被调动起来,争先恐后搬运物资……

  最终,任务提前完成,官兵们聚在一起盘点成绩。看着官兵们相互不服输的眼神,陈畅满心欢喜。

  夜深雨寒,查哨的路有点远,陈畅披好雨衣,塞紧裤腿,大步往前走去。浓密的雨雾中,市委楼前那尊“拓荒牛”筋骨硬朗,金色的皮肤在雨水洗刷下闪闪发亮。

  在过去的40多年里,“中国号”这艘巨轮,冲破了思想禁区,挺住了,在越来越广阔的海域上扬帆起航。

  还有几个月退伍,武警深圳支队执勤一中队上士周扬扬愈发牵挂营门哨位后的那棵树。这个月划分卫生区,周扬扬主动要求承担这棵树的修剪、施肥等任务。

  这棵树的故事,是“师傅”孙铭远告诉他的:刚搬进营区时,还没有岗亭,哨兵晴天太阳晒,雨天被水淋。本该笔直生长的树苗似乎是心疼战士,奇迹般地歪着身子向门口蔓延,在哨兵头顶盘旋出一片荫凉。

  此去经年,阳光雨露滋养,当年弱不禁风的小树,如今已藤蔓缠绕、亭亭如盖。大树的枝干牢牢扒住围墙,根须深深钻入地底,用坚韧的身姿见证着中队内外的风云岁月。

  围墙里,时光轻缓,38年宛若一日。围墙外,躁动的城市经历脱胎换骨的巨变:一条条道路纵横延伸,一座座高楼错落而起……繁华与静默,喧嚣与孤寂,仿佛定格于同一瞬间。

  墙里墙外的巨大差距,让不少战士产生了“熬日子等退伍”的想法,周扬扬也不例外。

  那年,义务兵期满的周扬扬打算脱下军装。孙铭远却希望他留下来——周扬扬队列好,能吃苦,升旗方阵急需这样的“接班人”。

  “嘀——”就在官兵们准备休息时,哨声骤响,紧急集合!驻地发生洪灾,中队接到上级命令前往增援,加固河堤。孙铭远和战友们没有丝毫犹豫,直奔“战场”。

  扛沙袋、疏散群众……孙铭远在暴雨中疾跑,始终冲在最前。他的大腿被铁丝划破,鲜血直流。孙铭远咬牙坚持,直到雨歇天晴,他脚下的血迹才被发现。看着这一幕,周扬扬心中满是触动。

  “太平盛世,总得有人奉献与坚守。”周扬扬的眸中闪着光,“我们眼前并不是孤寂,而是旁人看不到的繁华。”

  春风吹过,树叶婆娑。在38道年轮之间,大树见证深圳特区的拔节生长,也见证了中队官兵的代代传承。

  风云巨变的时代浪涌间,总有人舍弃繁华,守候于此。懂得取舍的人生,才是有意义的人生。

  深夜下哨,周扬扬像往常一样,在树下停留片刻。墙外的灯火依旧喧嚣,他抬眼望去,头顶的星空分外安谧璀璨,像极了中队官兵甘守寂寞的岁月。

  2019年,我接任武警深圳支队执勤一中队中队长。早就仰慕这个连队的我,站在中队门口下定决心:要把中队的精神传承下去!

  现实给我浇了一盆冷水——刚接手中队,就挨了几次通报。我顿时灰心丧气,深感“打江山易、守江山难”。于是,我开始在工作上按部就班,情绪也变得消沉。没想到,中队季度考核排名大幅下滑,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一时却找不到根源在哪儿。

  “陈畅同志,你现在的状态,就是消极保安全,就是躺在功劳簿上睡大觉!”民主生活会上,支部委员简华业毫不留情地点名批评了我。其他委员也各抒己见,诚恳提醒。

  会后,书记李昕阳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中队长,咱这是特区,‘敢为天下先’是咱们中队的‘魂’和‘纲’,畏手畏脚、知难而退,可不是特区的作风。”

  书记的话让我恍然大悟:什么时候,咱都不能忘记自己是特区的兵,不能忘记“敢为天下先”的精神。我丢掉心里的“坛坛罐罐”,重整旗鼓,年底我们成功夺得第28个“总队基层建设先进中队”荣誉称号。

  看到通知,我犯了愁。我家乡口音重,一开口讲话,底下的官兵常常捂着嘴巴乐。能不能顺利讲完课,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消息不知怎么传到官兵耳中,不少战友过来给我打气。“指导员,你可不能放弃呀!”“再不行,硬着头皮也要上!”……中队最老的兵、四级警士长丘带和看出我的犹豫,鼓励我:“指导员,你常说‘爱拼才会赢’,这次为什么不拼一拼呢?”

  这句话戳中了我的心:特区人民凭借“爱拼才会赢”的精气神白手起家,创造奇迹,在这点上,我绝不能退缩。

  此后,我坚持每天写教案,对着镜子练姿态,通宵达旦做课件,在操场上放开嗓子练习普通话。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比武中,我从30名参赛选手中脱颖而出,夺得第一,荣立三等功。

  鱼龙是生活在距今2.49亿年到9000万年前的海栖爬行动物,其体形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如今的鲸和海豚。但有些C.youngorum体形巨大,与如今的抹香鲸相当。

  2014年,当洛夫乔伊彗星划过地球时,它呈现出一种朦胧的绿色光环——这种现象也可以在其他彗星上看到。现在,研究人员首次通过实验室研究,发现了这种色彩辉光背后奇特的化学现象。

  自2002年以来,当地利用黄河调水调沙的有利时机生态补水,先后实施东方白鹳、黑嘴鸥等关键物种栖息地保护工程,鸟类种类和数量明显增加。

  科技人员开展了不同类型盐碱地治理利用以及生态治理关键技术的研发和示范应用工作,初步形成了一批适用技术。

  有关专家表示,这项关于制造非易失性可调纳米光子芯片的技术已经能够用于微电子生产,无需额外升级。

  这种结构非常结实,强度是纯蛋白质聚合物的一倍半,而且由于存在氧化石墨烯,所以可导电。

  这些结果与其他中和研究以及来自南非和英国的早期流行病学数据一致,数据显示两剂疫苗对奥密克戎引发的症状性疾病的功效显著降低。

  考虑到T细胞对病毒和微生物的抵抗力、致瘤性和自身免疫的重要性,这项研究或有助于人们更好地按需控制T细胞的活动。

  单壁碳纳米管内部分子连接图,左右两端为金属部分,中间为半导体超短通道。在最新研究中,他们通过加热和机械应变改变了金属纳米管片段的局部“手性”,设计并制造了碳纳米管分子内晶体管。

  据发表在最新一期《自然》杂志上的一项新研究,英国科学家提供了迄今为止哺乳动物进化的最详细时间表,证实现代胎盘哺乳动物群体起源于“恐龙大灭绝”之后。

  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光伏发电量2600亿度左右,占总发电量的3.4%,这一占比低于发达国家的光伏发电占比,例如,德国2020年光伏全年发电量571亿度,占总发电量的10%。

  截至2020年底,中国颁布有关城市地下空间的法律法规、规章、规范性文件共527部。

  报告显示,中国卓越科技论文总体产出持续增长,国际顶尖期刊论文数量排名世界第2,上升2位;高被引论文、热点论文数量继续保持世界排名第2位。

  我国多地从省一级或园区、院所等层面,围绕种源关键核心技术攻关,组织实施重大科研项目,加快科技创新步伐,为推动国家实现种业科技自立自强、种源自主可控展现担当作为。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郭光灿院士团队在冷原子超分辨成像研究中取得重要进展,该团队李传锋、黄运锋、崔金明等人在离子阱系统中实现单离子超分辨成像。

  随着北京冬奥会的脚步越来越近,本届冬奥会与冬残奥会的奖牌设计也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原因在于七衡图并不是平面同心圆,而是球面上平行着的同轴圆,这根轴贯穿北天极,也就是地球自转的地轴。

  该锂、铍矿带构造上属于青藏高原北部的松潘—甘孜—可可西里—喀喇昆仑地块,是一条锂、铍等稀有元素超常富集带。

  12月25日,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詹姆斯·韦伯太空望远镜(以下简称韦伯望远镜)在经历多次技术因素和恶劣天气造成的延误后,成功搭乘欧洲航天局的阿丽亚娜5号火箭从法属圭亚那基地发射升空。

  展现科技创新硬核力量——写在第二十三届中国国际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开幕之际

  12月27日,以“推动高质量发展,构建新发展格局”为主题的第二十三届中国国际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简称“高交会”)在深圳开幕。自第16届高交会首次设立智慧城市专馆以来,智慧城市建设领域的新技术、新产品成为近年来高交会展示的亮点之一。



上一篇:忠诚履行好卫国戍边职责(国防视线) 下一篇:北京晚报:一块红布